01

致不知何处的观测者:

最近写的一点东西。

第一首也可以叫“少女心思”。

一张餐桌上的现代生态

今天想把晚饭拍照发到微信上时,意识到桌子上摆的那无数的用来垫盘子的,原本是酸奶盒的纸板非常难看,像片片鳞一样不平整却似乎整齐地铺在桌上,其实是有些让人烦躁。
于是吃完饭后,我问我妈:“不能把这些收拾一下吗?”
由此开始了我妈对餐桌的整理。
首先她把许多扁扁的长条纸袋放进一个大塑料袋里。
长条纸袋上印着知名店家的名称。
虽然知道是什么,但我还是问她这是什么。当然,是外卖给的筷子。
全是筷子,一叠一叠,装进大塑料袋里也不松散的一大堆筷子。纸袋包装的是一部分,她又从原本我只知道是放了杂物的那片桌面上抓起了简单的塑料包装的一次性筷子。全是筷子,手里抓到的,塞进袋子里的,多久了,这么多筷子,全是筷子。
都让人没脾气了...

就算是个随笔吧

医院熄灯早,似乎也就没什么继续醒着的理由。
如果说“最初的感动”这种东西早晚要失去的话,那似乎也没什么办法。
就在一个小时里我的处境状态从兴冲冲地买了电影票进了地铁站准备回学校,变成了被叫回医院里问了一堆问题戴上了手环必须住在病房里。
既然两个年轻女孩晚饭后出个门的工夫里就能变成杀人犯的帮凶,那像我这样的经历似乎也没什么。
突然必须住在医院里似乎也没什么,毕竟环境算是比军训的时候好了。
如果这么说的话当然一切都“没什么”。
就算原本贴近心灵的个体变成了陌生的异类。
就算原本认定的归宿也出现隔膜。
就算无法涉足整个世界的这种似乎只是臆测的结局缓步走来。
也可以把烦恼着的自己都薅起来杀掉,故作镇定地微笑,
“没什么。...

冻草莓

冻草莓

在钢丝般虬结的云絮之下
我在漆黑冰冷的土地上
找到一颗冻草莓
风吹起我
僵硬干燥的裙摆
冻草莓
在枯白的枝梗上
死板地紧抓不放

圆润的果实只要稍微用力
被冰封的连接就轻易断裂
落入手中,冰凉坚硬
它还持有青涩的内核
徒有表面的艳红
咬进嘴里只是
坚硬的冰冷和酸苦

我不要这颗冻草莓
在铁丝般虬结的灰云下
在团团絮絮的黑色土地上
我试图将地底的藤蔓紧抓
紧抓,被那冰凉的空虚刺痛
又放开
放开,又空虚得想紧抓
藤蔓在我的触觉里碎裂
变成残渣
是我看不清的
盘根错节
一地乱麻

20171229
没时间了……

深夜瞎写 不知所言

夜路随想

夜路随想

路上听北京司机跟我妈聊天。北京人就是北京人,说话时常有那种往后吞的感觉,可能是时刻为轻微的卷舌提供空间。我忽然沮丧地发现我根本不会这么说话,或者说这不是我的习惯。以至于我都无法感受这种说话方式配合上北京人的能侃究竟营造出了怎么样的氛围,只能强行用所剩无几的语言学知识——如果残片还能叫做知识——来理解这些语音上的特点,实际上没有一段碎片能配合得上。我发现我真的算不上一个北京人。我可能更喜欢南方的风景,却也是作为观光客的身份。我发现我需要承认我无家可归。可是真奇怪,我从小生长于这片土地,这里没有错综的民族也不是地区交界,但我却不属于任何一处而成了无根浮萍。口中只吐出苍白无益的气泡。我将会失...

缄口

缄口

我们会一起沉落
沉落进深沉柔软的沉默
我们都像是睡着了
不睁开眼 也听不见
不去触碰彼此 不需要实在的感知
什么都不说 连梦话也
没有
不需要有
不需要知道你还在
不需要让你知道我

我们会适应这种悲伤
如适应氧气一般适应它
这种酸涩

我们都会学会选择
温柔的沉默
不在也别在
告白里暗藏杀机
不要说
因为爱
所以我无止境地伤害
我们会学会的 终有一天
就像那海边
蚀满斑驳的岩
任你风浪吹打吧
我静默无声——

20171205
我知道,我知道的啊。



我们落入柔软的白
似纱又似粉 将我们纠缠
我们已经习惯
被柔软的白遮蔽
用那软化了的词语
织成轻柔细腻的白纱
裹住我们的躯体
看不见
听不到
也感觉不了
就连对掩耳盗铃的愤怒
也在层叠的白纱里尘散烟消
在寂静的白霭里
我们将怒火焚烧
烧成冰凉的粉尘
用来冷却大惊小怪的内脏
于是一切都将化作
不见一物的白色

20171026
“你终于觉得哪里不对劲了吧。”

叛逆的物语二刷有感

叛逆的物语二刷有感

趁社团放映会二刷小圆归来……
我发现真的是……一个时候的自己会有只属于那个时候的感触。我当时到底为什么没把我跟我妈说的那堆最后扯到小圆上的话记下来的,现在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会把张爱玲和青春之歌和武训传和小圆放到一起了……思路大概是小圆只是建立了最终救赎魔法少女的规则但是没有改变魔法少女宝石污浊变成反面(魔兽)的结局……不过这个也是别人说的,光看动画没有明确结论。
叛逆的物语涉及这样几个问题:
结果是好的就可以不顾实现它的方法吗?(体现为小焰变成魔女构建了大家都幸福的世界。)
被欺骗下所得的幸福,可以继续维持它吗。
坚持个人的主张,真的能带来幸福吗。
人类情感的极限状态,比希望更炽热比绝望更...

沉入水底

沉入水底

一切都将要结束
在这时把我沉入水底
静静地张开双臂
像鸟滑翔空气
我不动弹,沉入水底

掠过的是气泡的破碎
温冷的光柔韧入水
如丝带,却无法把我挽回
早已知道这是一场幻境
否认与肯定都无谓是非
时间带走了一切的珍贵
就算试图追寻
也只是拧转流向
在扭曲中故作顺从
主动与被动玩味

原始的感动无处追寻
试图接近只是以谎言遮眼
让薄韧的水草缠住我的四肢咽喉
早已闭眼的我
张口却已失去声息
在水底
能否成为孤单的尸骸
能否占有全部的可能
做一场水面上的人
不知道的梦

20170827
困傻了

nothing 面白い

怎么,这也成为
每日的功课?
可是,只是装聋作哑后
抱头鼠窜的巢穴

书写一个关于“失败”的故事
它失去了承担,脱离了驾驭
不如说我
一开始就对此没有考虑
所以这就是
完美的失败作品

你对待一切不都如此?
所以缔造出磁石的关系
接近,扭曲,又分离
不言不语中厌弃
等到冷了再捡起
不过是太过轻巧又沉重的
插片关系

所以你看,
没什么新的东西
都是旧事重提
错过的唾骂的闭目的失去的
从一开始就注定不会获得与找回
你还要说什么呢?

爱与恨都飘渺
就算是在雪地里抱团
也不过是摇晃倾塌的吊桥
等到告别后就会忘怀
一切都是不存在的虚幻
下一场
等到下一场梦
再继续
仿佛从不知情的扮演

20170827
“杀掉所有不想看到的东西。”然后让我自己去寻找吧。
就算找到的只能是一条失败的坎途。



在灼日之下
燃烧的是过往的云霞
无论如何也不想承认的是
那曾经鲜活的
已经变为尸体
如今在我面前
映入眼帘的行走的
只是冒名顶替的行尸
“我想我一定是活得太久。”

既然已经不见了
既然已经流逝了
既然生命存在
就是在燃烧向灰烬
如果我也因此死掉了
请你向我的口中塞入油
从内部点上火
这才与这身躯承载的
足以自焚的狂热相符合
然后把它们飘进水里吧
让这不可安息的碎片
在冷寂的水怀中
享有一份混乱暴躁的安眠

——直到灰烬,写尽整个世界

20170826
哇噻第二天了



一切都是破碎

苍蓝天空中铺抹开的云
是太阳下虹色光辉的薄冰
一片片羽絮般的鳞
只是狂风喷洒的碎屑
纠缠吧 消散吧
最后像砂石地
一切只是破碎

日子也这样过去
又撕碎了一天
口中尽是
扯烂的碎屑
砂石也 雨点也 蜗牛壳也
我也一起
在万钧阳光下破碎

20170823

倦夜

倦夜

我们不需要仿古的名称
这里与过去无关
只有当下新鲜的困倦
而头上灯光
如明月高悬

对身边睡着的人
不需要语言
只把从伤口的血中
染红的玫瑰递出
然后用笑容遮掩
然后我们都能活得平安

现在明亮的夜里只有疲倦
雷声遥远
闪电也掀不起窗帘
我把伤口藏在梦里
等一个腐土温床上
开满玫瑰的明天

20170714
怎么又零点了???

对不起我又不困了……
听不到雨声只听得到雷声,这里真烦啊,很少有痛快的雨。
所以到底下没下雨啦!

Wrap包裹

Wrap

翻腾弥漫的酸涩蒸汽
如果洒下积攒以来的粉笔灰
变成白雪
将脚下所有的尸骸与腐坏
全部覆盖
在天地无差别的纯白间掩面
就不会再哭泣了

轻薄的塑料
已经罩住了口鼻
透明的胶带
温柔地缠绕手腕
已经不需要了
纯色的亚麻布
包裹瘦弱的赤裸
也画不上了
暗影以外的色彩
任她漆黑的怪手
掏去我的心脏吧
就不会再悲伤了

明明伫立却实践逃离
干渴的口腔
却渴望与你那
红如滴血的唇舌
缠绵黏合相交
哪怕是黑如墨的
我丢弃的腐血
也想要索取
我请你把它还回
哪怕是不可行的违约
我也想要回它
那腐烂的黏血
请把它还给我吧
那伤痛与扭曲与堕落
直到现在还是我的东西。

20170702
少女渴望合为一体。

Declaration

Declaration

我说:我不听你的宣告
不听我不接受的鸣号
就算是天神的怒吼
也当作空虚的礼炮
我说,算了吧
别妄图将活着的我
关进你粉饰的监牢

我不接受
疾病,我不接受你降下的死亡
我不接受你挫蚀我的
尊严,不管它多么脆弱
我不允许你侵染我的
荣光,不管它多么黯淡
我不接受,我拒绝
不知名的双手,我不接受你
不管是扼住我的咽喉
还是持刀刺入我的胸膛
抑或用棍棒砸烂这脑壳
我不接受这
突兀的死亡
你听好了,我不接受,我拒绝
直到我自己选择

我如今一无所知,遮盖双眼
妄图阻塞听觉
但我不会永远如此,我会挖掘
让双手插入泥土,沾染黑暗
天使的羽翼与歌喉,我不需要
幸福人的泪水与悲悯,我不需要
爱不必要,恨不必要
我只想说:
这是我的生活,与你无关
你也不...



舟子撑一只小舟
从湖畔起航
舟朝向的是
月光弥漫的湖心岛
橹点破湖面
将碎云点得更碎
如践过荒草

小舟漂漂然停止
在路途中央
舟子止住橹声
立在一处月亮上
舟子沉默仰首
伫立成一座孤岛
在路途中央

舟子垂眸——太息
——饮尽吧!这满湖的月光!

20170610
How do you feel in the moonlit night?

迷廊

迷廊

黑晚的迷宫是走廊
推开门就是迷宫
我所熟识的不过是习惯
于走的小小转角
在这角之外
是我不知道的重叠与黑暗

盘曲错结的走廊是迷宫
明灭着青昏的灯
风拍打进夜色
在走廊里摇晃着 摇晃着
走进摇曳游移的房间
灯线昏暗
歌舞却热火朝天

在宁寂的沉夜的海里
怀抱了多少笑啼
深夜的扭曲虬结
都交给走廊
为它成为迷宫
做拧上发条的助力

20170608
想到了那些我从没走过的宿舍走廊。

夜语

夜语

指针与清醒的精神抵触
取消了一个维度
这世上不存在“明天”
只有“下一刻”
而灯光
是扰乱黑夜的魔障
我清醒 却疯狂
不渴望梦乡 却除睡去外
无事可成

每当焦热到非机械无可解除时
就降下冷雨 打消本就薄弱的念想
然后又是焦热
还会有秋一般的冷雨吗?
还会在忍冬后绽放吗?
这萎败的头颅啊

20170607
哎呀?

水泡

水泡

我想和你说说话
你不用听到
也不用回答
我只想在脑子里想一想
随意地跟你
说说话

你还好吗?一直没有问候
承认了吧,我没有挂念着你了
怀揣的感情比虚假还苍白
还记得什么呢?忘了吧
但是
但是——
回忆还会浮起
像死尸吐出的水泡
飘摇上水面,破裂清亮

我只想说
那些离奇的梦想还记得吗?
我们能去把它们实现吗?
一点也不强大的
我和你
能走到哪里去呢?
还是
蛰居在瓶里
沉落进水底
像一艘幸福的沉船闭上双眼
吐出破碎的气泡
抵掌而眠

我是一艘幸福的沉船吗?
安宁,闭眼,装作听不见
吐出死寂的气泡
水声飘渺

20170605
我能说什么呢?

花放

花放

为何
突然高兴了呢
突然想
轻松地靠在椅背上
欢笑着唱起歌挥舞起
能挥舞的东西
绽放吧
绽放吧
这头颅

让一切在笑声中绽放吧
声带也好肺也好
笑颜也
美丽地绽放吧
仿佛从不永不出现一般
绽放吧
我可以笑着飞奔出去
翻越难以翻越的栏杆
绽放如圆满的花
绽放了巨大的水花
砸碎了月亮的光
真是值得嗤笑的事情呢

然后
还是会被你拉住手
你的笑也会绽放:
“这又有什么意思呢?”
然后我
会继续绽放道:
“是啊,没什么意思所以
还是先活着吧。”

就算化作烟花
就算化作飞散的纸片
就算是头已垂下的花
也无法回答
——能够抛下一切
美丽地绽放吗?

20170510
虽然写下日期时已经变成零点。
粉碎吧,粉碎吧,一件件任务完成后生活也粉碎了哟。我期待的东西啊,等到粉碎后就只剩残垣...

流叙

流叙

阳光下满是
破碎 苍白的
飞絮
在阳光里——在风里
飘扬 流逝

行人会讨厌柳絮吧
因为它们会堵进鼻孔
填扰呼吸道
流出涕泪痰液
流逝 流逝
流出的终会逝去吧

流出的终会逝去吧
鼻涕与痰液
会有流尽的一天吧
扰人的飞絮
也会有消失的时候
那生命的记号(种子)

那么
有一天
这肿块也会消去吧
这泪水也会流干吧
这血液也会流尽吧
这口中流出的
絮语也会消失吧
阳光下
飘荡着飞絮

一个个 一个个
飘向未可知之处
会消失吧
能安睡吧

20170424
扭头见窗外如雪飞絮结合近日所遇有感

Outsider

Outsider

你好,我的外界
你是谁,我不在意
只是一个肉躯
一个符号,一个身体
对你来说我也一样
那就好了
你怎么样,我不想在意
我的好奇受挫,流转为猜测
恶心吗?值得鞭挞吗?
那就来吧,随意
因为这是我应得的
你眼里的罪
我知道,嗯,我知道
因为也许那里面有曾经的我
也许你不认同
那随意吧,我也这么想
因为我的外界不属于我
你们会痛恨我吗
惩罚我吗
把我看做罪人
却本质无辜
那么你们会杀掉我吗,残害我吗,
那就来吧!快点!
给我应得的痛楚,让一切的受损合理化!
刺穿,切割,扭曲,抽打!
在这一切中我才获得快意!

20170422

辩白

辩白

我并非故意
只是碰巧——
我看到你时你没看到我
我看向另一个人时你也在那个方向
你看向我时我恰好偏移了视线——
我绝没有避开你,绝无刻意
像我绝无结束对话以外的意味
像我好像没有从回话中获得某种
持续的欢欣
我会倾吐真实,那就是——

我不知道
真实的心意

20170413
真实与谎言一方辩白时
另一方也同样得到作证

Nonsense

Nonsense

开始书写
能写下什么?
你看吧,这头脑已经混乱
黑白碎片穿插纠缠
多么有趣,这头脑
已经不复理性,被鼓点和合成音
撕咬敲打
说得好像
它曾有过理性一样?

已经是这样的结局!你早看到了
因为一切只是折叠往复
像女人手底那
反复被摔打的面团
在案板上被折叠碾压
来吧
既然没有许诺取了这条命的人
就让死亡自己靠近
懒惰的人都不用自己动弹
这样的光景呀

不忍看了吧!那就
用这金饰刺穿双眼吧
呼唤你
组织不出言语的名字
Jocasta!
你已经不需要这双眼了吧
从窑里取出之前的之前
的之前的许久之前
那道裂纹就注定了呀

20170407
“今天”“明天”“所有的日子”都会没有意义

花的事情

因为太困,加上和往常的程序不太一样,就不知不觉走了一条稍微有些绕远的路。所以看到了排票的队伍,这次是因为某个世界名人,上次看到这样的景象还是某国家队要来的时候。
但是,比起长队,更值得看的,是路边的行道树。已经有几棵树,长出了漂亮的新叶。
教学楼前面小棵的玉兰,托着团团的花苞。比起食堂前那棵高大的,这种玉兰的花更饱满。食堂前的玉兰花瓣单薄,只有一轮,全开放时,就像展翅的小鸽子一样。如果说它是轻盈的糖霜,那教学楼前的玉兰就是浓郁奶油了。而且,只有这些花还含着掩着,没有盛放,才显得有厚重端庄的美。等到全开放时,鞋底子一样的花瓣大剌剌张开,就太空洞了。
我这才觉得,花是未全放最美。
一扭头就是教学楼另一侧的...

Plug

「Plug」
“你也好,他也好,你们谁都不需要别人。”
去年还是前年,突然想到也许对于世界来说我不是必要的,是可以被同样状况下的“什么”替代的,只是碰巧在此时此地的是我而已。
对此我提出的疑问是,为什么是我在这里,承受这些苦痛,为什么我要存在在这里?
而昨天我想到的,也许是刚能够化作语言表达的,是别人对于我,可能和我对于世界一样,并非无可替代。就算说着爱呀喜欢呀朋友呀,也不过只是因为,你在此时此刻而已。下一时下一地,可能就会有同样能带给我这般感触的人物出现,总结一下的话,一直以来就是这样的,将来应该也不会改变。
不过就像拼插玩具的部件一样,只要能满足这个缺口的话什么都行,并不在乎其具体。你也好谁也好,到...

但是,实在是无聊的事。

但是,实在是无聊的事。

对于总窝在家里,除了随便读读古文,玩玩游戏,看看动画,听听歌,这些都不能满足时就不加阻止地查看社交网站主页的人来说,偶尔出门是一件好事吗。
特别是,比如,在这种难得的好天气里。天很蓝,云没压上来时还有金灿灿的阳光,这种天气里。
打破惯例,出门一天,是件好事吗。
其实还是无聊的事情呀。
因为出去了也不会经历什么有趣的事,还是例行的,安排的,既定轨道上的事情。
再比如说,带了一本应该很有趣,实际上作者也注意到要让文风有趣的书,然后一直一直读,会觉得有趣吗,其实是不会的。
学校之所以安排那么多的课程,之所以学习之外还有社团之类,正业之外之所以还有非正业,一定是因为,一直做同一件事情是非常无...

角色扮演

角色扮演

认真努力一副正派模样
谈笑随和文静优雅姑娘
哎呀哎呀不过是装模作样
与你与他与这与那
不同场景玩着变脸戏法
这一刻阳光灿烂嘻嘻哈哈
谁知道心里藏着什么谎话
不过是这样吧这种事谁都知道啊
在角色扮演中周旋完成戏码
谁知道下一瞬身侧是你还是他
故事结束后就放下幕布忘掉它
只有把自己摆到光芒照射的舞台上
才能够在面具背后打发掉无聊时光
在这完美的扮演面前你已只剩投降
在表皮下完美藏起了嘲笑悲叹欣赏

举手投足落落大方端庄
眼如深潭周身萦绕芳香
哎呀哎呀不过是表面梳妆
与你与他与这与那
反复练习拯救无聊戏码
这现实灰白枯燥全是残渣
不如在幻想之中沉溺发芽
不过是这样吧这种事谁都会做啊
在角色扮演中游戏发酵年华
不在乎迎来的是抚摸还是怒骂
在你的...

你啊

你啊

随口说说罢了

今天又遇到了
和你很像的人
我想我可能是已经活得不短
才会看到那么多“你”的幽灵与尸首
早上刚好奇过你的消息
晚上就遇到了那个
像你的人
像我的人
一点也不像

其实我很难喜欢你了
空虚的厌恶从心底的钻井平台里满溢出来
那个也好这个也好
和你相像的话我就
无法去喜欢吧
又这样
「Goodbye, goodbye! 」不管多少次这样叫喊
就算用书包 用椅子抽打
也只是砸在虚空 砸向布娃娃 一团飞灰
我不会再让过去浮现出
它僵死的脸了
做个彻底的告别吧

这么说着的你
用锥子刺入了脖颈
洁白的

随口说说罢了

20170109
我觉得我复习不完了……

Heart Hole

Heart Hole

这是某天突然的发现
我的心中好像出了缺陷
名为爱的机能残缺不全
从一块空洞开始走向塌陷

我的心灵也不知为何
就出现了这样一块空缺
窥视幽深无底
仿佛能将一切吞噬
一开始还没有感觉
以为平安无事
逐渐疼痛剧烈
一阵阵纠缠重叠
深处在嚎叫着
“快来将我充填”
就算
拥抱亲吻四肢交缠
这样的你也无法把这坑洞完美填满
刺穿
不断找寻尝试体验
试图进入的只能摩擦内壁直到溃烂
谁挖走了我心灵的一块
能否快些将它还回来

头脑混乱却试图追溯
想从根源入手快些结束
扒开伤口挖掘
思绪清晰痛感剧烈
我已经做过了几次
一次自己告别
第二次你的脸
让我想起了一切
洞穴在嚎叫着
“快来将我充填”
就算
充耳不闻视而不见
以为忘记也没能消除你剜出的痛感
决裂
无法再次与你...

© 0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