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致不知何处的观测者:

【萨莫】星屑波纹 4【宝石paro】【完结】

·月球萨莫宝石之国paro

·因为是宝石之国paro所以是按【lily形态】的感觉写的!

·关于世界观有私设/个人理解/权衡等成分

·前一篇


4

艰难睁开的双眼的缝隙间,透出了熟悉的景象。

熟悉的昏暗光线,熟悉的布置和物品摆放。

尝试着动了动手指,触碰到的果然还是熟悉的石板床。

半睡半醒中的他侧躺在医务室的床上,想要换个姿势,只听得浑身开裂般的吱嘎作响。

又碎掉了吗。太过相似的情形屡次出现,让他简直分不清回忆和现实。不过还好,近几天的记忆还很清晰,他还可以判断此时的状态。

“萨列里。”在他试图坐起来之前,先听到了藤丸立香关切的声音。

本来靠在桌旁稍作休息的藤丸,发现他醒来后立刻走到他身边,示意他先不要起来。

“关于你的事情,我真的很抱歉。”藤丸对他说,“等到冬天结束,达·芬奇再醒来,我们就继续研究去除合金里的微小生物的办法——”

见萨列里稍微移开了视线,藤丸叹了口气,低声说:“莫扎特的事,一开始一直瞒着你,对不起。毕竟你们之前……”

“这件事就——”萨列里开口打断了藤丸的话。

“好吧。”藤丸难过地摇摇头,“这几天你只要休息就可以了。巡逻就交给我吧。”说完,他便要走了。

“御主,请等一下——”萨列里忽然想起了什么,叫住了藤丸立香。


“得到回复,这样你满意了吗?”冰冷的声音在他耳边低喃。

“呜……我才要问,这样你满意了吗……?!”萨列里紧紧抱住自己的身体,蜷缩在石板床上,而那些黑色的合金此刻已经失控地缠绕住他。

一切都发生在藤丸立香离开之后。萨列里无法再抑制合金的躁动,苏醒的合金立刻将他吞噬。

“我不会满意。憎恨的火焰不会消失,直到燃烧殆尽。”合金在他体内对他说话,将自己的振动传递给他的晶体,引发一串又一串细小的裂纹,像是投石入水后生出的涟漪。

“燃烧……什么……”萨列里挣扎着试图重新控制住合金,想要停止破坏,也想要阻止被破坏。

“燃烧憎恨,憎恨者与被憎恨者。”合金发出一串有节奏的颤抖,模仿出咯咯的笑声,“说得明白些,就是被你憎恨的那个神才,和你自己——”

“住口!”萨列里想要挥拳砸在石板床上,却忘了原本是手的位置只剩自说自话的合金,愤怒层层累积,“我没有——我没有憎恨,更没有、更没有想要毁掉他——”

“没有吗?”合金笑声更甚,它不再用向他体内传递振动的方式,而是在他耳边低语,“如果你没有这样想过,那为何会变成现在这样?”

合金戳中了萨列里不愿去想的痛处。它涌动着,从萨列里体内生长出来又刺穿回去,一条条一道道,将他陷于荆棘牢笼之中。合金的内容物与萨列里本身的内容物不断混合,低硬度的晶体碎成数块,萨列里被合金推回昏迷之中。

在微小生物的混合中,他所知的不知的,记得的不记得的,全都席卷而来。


R4

一个晴朗的夜晚,恰逢满月之夜。月光代替阳光,照亮了屋室,照在黑白分明的琴键上。

萨列里深吸一口气,按下琴键。

专心弹奏了一段,他就停止了演奏,卸去了身上的力气,苦恼地注视着月光下晶莹的琴键,长叹一声——

“怎么,还在练习吗?”一个熟悉的欢快的声音就打断了他的叹息。

萨列里看向房间入口,苦笑着问候:“阿马德乌斯。你这么晚了还在闲逛吗?”

“啊——反正我也睡不着。”莫扎特双手交叉在脑后,迈着悠闲的脚步走到萨列里旁边,说,“听到你的琴声,就顺便过来看看。怎么突然停了,还是不满意吗?”

“嗯……”萨列里低下了头,有些低沉地回答,“这样还是不够的……还不够追上你——”

“啊,那是当然,因为在这方面大家都比我差。”莫扎特摊开手,笑得一脸灿烂。

“喂——!”萨列里抬起头直直地看着莫扎特,作势挥了挥拳头,“没你这么说话的吧——”

莫扎特只是耸肩笑笑,走上前,指尖温柔地滑过钢琴,话音也添了几分柔和:“这是事实啊。不过,只要你继续弹下去就可以了吧。”说着,他的手指在琴键上经过,“只要弹下去,我们就可以……”

“不。”萨列里像是知道莫扎特要说什么似的打断了他的话。莫扎特惊讶地看着他虽然道出拒绝,却仰起头露出一个释然的笑脸。

“我大概不能和你走上同样的道路吧,不过我还是会走下去的。”月光下,他的微笑格外耀眼。

“这样啊。”莫扎特理解地点了点头,背靠着钢琴和萨列里闲聊起来,“话说回来,你最近好像特别在意音乐的事情啊,怎么了吗?”

“啊,这个么……”萨列里无奈地轻笑几声,“因为,大家也说你的曲子更好嘛。所以我觉得,自己还得努力才行。”

“是因为这个吗。”莫扎特向前迈出一步,离开钢琴,从萨列里身后绕到窗边,仰望着明亮的满月。萨列里的视线也追随着他,最后停留在他的背影上。

“大家的话,啊。”莫扎特念叨着,稍微侧过头,阴影中萨列里看不清他的表情,好像是一个苦笑。他看向萨列里,继续说——


“大家是不是也说,你在恨着我呀?”

宁静的画面出现了裂纹。

月光与夜空化为了碎片。萨列里向后跌去,跌进黑暗里,却没有无止境地坠落,而是被什么粘稠柔韧的东西缠住,固定在了黑暗边缘。

莫扎特的脸完全笼罩在阴影里,他周身也缠着奇怪的黑影,黑影扭曲着将他包裹。他迈着僵硬的脚步,一步一步向萨列里靠近。恐惧跑遍萨列里全身,他挣扎着,但既无法挣脱束缚,也无处可逃。奇怪的是,明明莫扎特已经被黑影裹住,但萨列里却感觉到,那张脸上挂着笑,绕过视觉直接刺入他心底的笑,他逃不掉。

那个“莫扎特”向他伸出手,勾起嘴角,“你恨着我,对不对?”

“不!”萨列里猛烈地摇着头喊道,“不对,我没有,那不是我!”

黑影的手向后缩了缩,“那为什么要打碎我?”

“不是!不是我打碎了你!是合金不受控制——”

“那又是怎么回事?”缠绕住他的东西伸出一条,在他耳边发问,“如果你没有想过打碎他,为什么我会打碎他?”

萨列里怔住。


“那些合金里本来就有微小生物,和冰川中的一样。也因此,具有同样的,将内心不安放大的性质。”藤丸立香这么说过。

那么,内心中的不安,打碎莫扎特的诱因,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黑色的合金覆盖上萨列里的脸,面前的场景更加破碎,马上就要消逝。萨列里又要被合金拖入黑暗之中,身后传来的尽是纠缠扭曲的嘈杂。

“不,不要,我不要听那些声音,那不是我的想法!”萨列里挣扎着,拼命向远去的月光伸出手。他感觉到,如果就这样掉进合金之中,就再也无法回到这个场景,就再也无法找回自己的回忆了。

可是,那只伸出的手,也逐渐破碎消失。

“不要,我还,我是——”

“萨列里!”原本被阴影缠绕的莫扎特,却突然向他跑来,伸出了手。

金色的头发,在月光下闪着寂寞的光。

残存的手指接触到神才的指尖,勾住了这个夜晚最后的碎片。


“大家的话啊。”莫扎特在阴影中的微笑看不真切,萨列里只觉得复杂。

在萨列里看清楚那个微笑前,莫扎特就再次看向月亮。

“有时候我会想——要不要干脆到月亮上去,给月人演奏音乐试试呢?”

萨列里叫喊出声,可是喊了什么,都和这个场景一起陷入杂音。

“啊,你别着急啊,这只是开个玩笑,开个玩笑!”莫扎特急忙摆着双手解释,“我才不去找月人呢!好像根本不会说话,还总把我们打碎了带走,一点也不好玩!”

“哼,这个玩笑也不好玩。”萨列里不理会莫扎特的笑脸,冷着脸说,“别再开这种玩笑了,而且——”


萨列里猛然睁开双眼。微暗的房间,铺着布料的石板床,他在医务室里醒来了。

合金已经恢复了平静,回到了四肢的模样。衣服已经被合金弄得千疮百孔,但是萨列里完全没有在意,他从床上跳下,直接跑出了医务室。

萨列里在走廊上奔跑,那双眼睛根本没有在乎前方,而已经盯向了远处的某个地方。

他跳进室外的雪地里,在积雪厚实的雪原上深一脚浅一脚,却没有失去方向。


“御主,请等一下——”萨列里忽然想起了什么,叫住了藤丸立香。

“嗯?还有什么事吗?”藤丸立刻止步,转身走了回去。

“刚才说到……一年前在岸边只发现了我的碎片,那……阿马德乌斯呢?”萨列里的话音里带着颤抖。

藤丸立香犹豫了一下,回答:“我没有发现他的任何痕迹。只能从你的破损程度和当时的场面判断,战斗应该很激烈——因为冰面都碎了。我在当时和之后一共找了好几次,没有发现莫扎特的任何一枚碎片……也就是说——”他看到萨列里的表情,没有继续说下去,留下一句“就这样吧,你好好休息”便匆匆离开了。


萨列里终于跑到了雪原的尽头,冰川的边缘。

“也就是说——”他注视着面前这片灰白色的广阔冰原,自己说出了藤丸虽然没有说完,但是两方心知肚明的话:

“阿马德乌斯要么是被月人带走了,要么是,掉进冰川了——”

不管哪种,他都不会保持一个完整的身躯了。

但是如果是后者,至少还能找回来——不。

萨列里的视线扫过冰川,然后锁定在一个方位,他径直向那个位置冲去。

虽然是令人痛苦的回忆,但既然那是留存的真实,就必须——

“必须找到他!”


茫茫冰原上没有标志物,萨列里还是向一个方向跑去。看到一片颜色不同的冰面时,他才放慢了脚步,最终在那片冰面的边缘停步。

面前这片冰面,颜色比周围都要深,是深沉的水的颜色。

萨列里凝视那片冰面,稍薄的冰层下就是幽深的海水。天空灰暗,再透过冰层,这水的颜色只有浑浊。

“如果是晴天的话,就和那天一样了啊。”萨列里低声说。

就在这里,他想。那幽深的水色似乎要将他卷入。他闭上眼,后退几步,下定了决心——

胸口突然传来了尖锐的碎裂感。

“唔!”萨列里睁开眼,努力抗拒着从内部扩散开的破碎。为了对抗这破碎,四肢的合金也被唤醒了,开始蠢动起来。

“不……这回绝对不能再失败了……”萨列里坚持着拖动身体,先前助跑的距离变成了此刻的拖累,就算如此,他也没考虑过就此止步。

“哈,居然能重现到这种程度么,这算是……孽缘吧。”他露出了攻击性的笑容。


R5

晴空之下的冰原上,宝石的光泽格外耀眼。

“喂,萨列里振作一点!啊……被合金困住了吗……”上空是展开的月人,身后是竭力与想要大肆破坏的合金较量的萨列里,莫扎特轻快的话音里也流露出一丝担忧。

“那没办法了,我一个人上吧。”莫扎特说着向前走去。空中的月人张满了弓。

萨列里模糊的视野里只看到那个金色的身影一步一步远去,而月人则蓄势待发。合金在对他嚎叫着打碎莫扎特,而如果就这么让莫扎特一个人去面对月人的话,也难以避免被打碎甚至带走的结局——

“不!”萨列里喊叫着,“我说过的……我说过的!与其让你去月亮上面……不如我把你打碎!”

“你终于说出口了!”合金冲破了晶体的牢笼,直直冲向莫扎特。

“不!不是!!”萨列里看到了自己成就的末日,又一次打碎莫扎特,击碎那金色的星辰,而这次是在月人面前,如果这样的话,如果这样的话——

就会彻底失去他了。

而莫扎特向他看去,露出了一个微笑。

萨列里感受到被重锤敲击一般的震动。

“向下!!!”他大吼,用尽最后的力气改变了合金的方向。

黑色的合金瞬间弯折,直直朝冰面坠落。

耳畔响起了冰冷的破碎声。


4

萨列里用合金砸碎了冰面,不顾一切地跳了进去。隐藏在水下的锋利冰块向他撞去,每一块都想将他切割,而他用合金反将不怀好意的寒冰击碎。

都和当时一样。萨列里不无痛切地想,裹挟着微小生物的寒冰对宝石来说充满了危险,掉进海水之后再灵敏也难免被冰块撞断手脚,更别提是突然间,坠落到,冰层深处。

但是这次,萨列里没有排斥合金,理由很简单

还没有,还没有,还没到时候,还没有找到——

“啊。”萨列里潜到了冰块稀疏的平静水域,借着微弱的日光,他看到了星芒。

就在下方,被银色的蛛丝般的网牵连着的,无法彻底破碎的金色碎片。

萨列里的表情在痛苦中扭曲。“阿马德乌斯!”他大喊道,立刻纵身向那片星光游去。突然,像是被什么击中了一样,他的动作停住了,身体微微蜷缩。但其实让他停下的力来自他自己,萨列里看着自己的躯干上开出一个裂口,一枚金色的碎片掉了出来,在冰冷的海水中漂摇向下,像是要回到下方那片同样的金色碎片之中。

到了这个距离,萨列里已经看清,在冰层之间,银色的网牵扯着莫扎特残破的躯体,稍微完整的部分,只剩下大概一半的脸、躯干的一角、四肢的部分而已。

虽然已经残破成这样了,莫扎特还是发出了声音。

“萨列里。”是苦笑的声音,“没想到……你还是找到这里了啊。”

“阿马德乌斯……”萨列里的声音在颤抖,“你怎么……你这样……”多久了,他没问出口。

“哈哈。”莫扎特笑了出来,声音里却没有气力,“自那之后你沉睡了多久,我就在这里,以这个样子呆了多久。”

“那么你——”

“嗯,我碎不了,大概是半睡半醒的状态吧。”莫扎特直接回答道,“不过我真的没想到,当初想试试用作镇静作用的我的碎片,会让你找回这里啊……”

“镇静作用。”萨列里重复道,“你就算自己破碎也要用内部的‘网’把我扔出冰层,同时把自己的碎片埋在了我体内,是想帮我抑制合金吗?”

“啊,当初是这么想的。”如果还有完整的身体,莫扎特大概会用手背掩住双眼吧,“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接上合金的你想要破坏掉我。如果这样的话,那就把我的碎片埋在你体内,再怎么说,合金也很难破坏宿主吧。如果我们的微小生物能交流一下,让你能平静地活着就好了。”

萨列里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双脚,再看向莫扎特,露出了笑容。

“你的碎片的确帮了我不少,让我找回了记忆,还找到了你。但是平静地活着,这不行。”他的笑里带着歉意,眼中则情绪复杂,“我必须破坏你才行,阿马德乌斯。”

莫扎特沉默着,仔细打量着萨列里。不知在这阴暗的水底他到底看到了什么,或者是感觉到了什么,在他残留的脸上也浮现了一个微笑。

“那可真拿你没办法呢。来吧,你看,我已经张开怀抱等着你了。”

“真能说。”萨列里低声念叨一句,就伴着合金向下方冲去。

数道水波卷起大量气泡,将一连串清脆的破碎音包裹。银色的细网被黑色的合金一根根切断,合金恣意地爆裂冲撞,银色和金色的晶体全都化为更小的碎片,交缠着漂向漆黑的海水深处,又像星屑升上高远莫测的太空。

水声汩汩。


藤丸立香将要结束巡逻。今天的浮冰也非常吵闹,尖锐的摩擦声和些许的爆裂声都是常态了。藤丸走了远路,想多巡视一段,看到远处的冰层间竟然有一片深色。这场景太过眼熟,他急忙跑去,除了碎裂的浮冰外什么都没发现。

在破碎的薄冰间露出的水面上,只有轻微的波纹,不比微风下的涟漪壮烈几分。

END

评论
热度(3)
© 0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