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致不知何处的观测者:

【萨莫】星屑波纹 3【宝石之国paro】

·月球萨莫宝石之国paro

·因为是宝石之国paro所以是按【lily形态】的感觉写的!

·关于世界观有私设/个人理解/权衡等成分

·前一篇


3

R???

这是非常零碎的片段。

如同走马灯一般闪现又消失。


“损毁非常严重。但是很难找到合适的素材。”冷静但有些苦闷的声音,听起来像是藤丸立香。

“如果要找可以用的材料的话,之前发现的‘那个’说不定可以……”一听就是达·芬奇,话音里有一丝斟酌。

“……请务必!”这个迫切的声音是——

“但是‘那个’内容物很复杂,这么大范围的填补的话,很难保证后续——”

“没有关系!”模糊的视野里晃过一道金色光芒,“拜托了,请一定要救救萨列里。”

然后一切便陷入黑暗。

睁开眼后,自己的一切,在另一种意义上陷入了黑暗。


“阿马德乌斯……”浑身充满了自相矛盾的抑制带来的开裂预兆。

金色的人影还在眼前露出微笑。

“阿马德乌斯……莫扎特!”在低硬度的躯体碎裂后,挣脱牢笼的黑色利刃向前疯狂刺去。

“我要……杀了你!!!”


金色的身影破碎了。

在中箭而碎之后。

躯干、四肢断裂,金色的断面间连接着细密的银色网状物,他的特殊结构。

在被夹碎、敲碎之后。

破碎的脸上露出了什么样的表情,因为都是裂缝和断层而根本看不清了。

在撞碎之后,在坠落而碎之后。

在这如许的战斗中的意外破碎之后。

造成莫扎特破碎的原因又多了一种。

数道黑色在眼前交错。

黑色的合金击碎了莫扎特。


“是他干的吗?”

“又是他干的吧。”

就算躲到无人的角落,“声音”还是会响起,和过往听到的“声音”混杂在一起,虚实不明。

“喜欢‘音乐’的又多了一个呢。”

“嗯,战斗之余听听曲子也不错吧。”

阳光透过窗格照进来,在钢琴和演奏它的金色宝石身上投下菱形的光影。

光线下的金色宝石更加耀眼。

“羡慕他吗?”

从哪里漏出了这样的声音。

“会恨他吗?”

不顾他的否认,声音持续回响着。

“会恨他吧。会破坏掉他吧。会打碎他吧。”

“那就打碎他吧。”


萨列里发出悲恸的号叫。

因为开裂而痛苦。因为无法抑制破坏而痛苦。因为无力否认——


3

萨列里在惊惧中醒来,仰躺在石板床上大口呼吸,像一条被拽出水面的鱼。

不过,好像确实是被拽出水面来着。渐渐平静下来,他回想起一些片段。片段,刚才的梦里也有不少令人恐惧的片段,像是往体内嵌入坚冰一般,由内到外引人发寒。那到底是什么?萨列里捂着额头慢慢下床,那些片段在醒来后回忆起来还是让人胆战心惊,因为梦里的他变成了一个只会破坏的怪物。怎么会这样?他在困惑中思索,看到阴暗的室内布置的样子后,思维才慢慢回到现实时空中。萨列里环顾一下,发现自己又站在了医务室里。

直到这时他才认真回忆就在不久之前发生的事,为什么他又躺在了医务室里:他和莫扎特去巡逻,一开始只是冬季例行的砍浮冰,忽然天放晴了就出现了月人,他和莫扎特击退了月人但是——

莫扎特被月人一箭击碎的场面无比清晰地浮现在眼前。

然后……然后他在慌乱中也无法控制自己,两人一起坠入了海里——

接下来就是一段夹杂着杂音的混乱画面,突然冲撞到眼前,令他头晕目眩。

“是你……”又响起了那个声音。

“不!”萨列里摇头,头晕与头疼更加严重。相反的,那些不愿再次看到的画面却更加清晰。

破碎的金色。扭曲又突刺的黑色。而那黑色的来源是——

萨列里注意到了自己用来捂住面庞的双手。

连接在自己的残缺不全的宝石身体上的,甚至都渗透进来的,黑色的合金。

“啊……”他发出低低的悲鸣,想要否认,但是在事实面前只能承认,“是……我……?”

“不……不会的,不应该是这样……”萨列里还是想要继续维护曾经相信的感情,他的记忆还是有大量的残缺和模糊,光靠自己是无法证明的。他拖着脚步走向医务室外面,不管谁都好,只要能回答他的问题就行,现在醒着的人、能回应他的人——

“御主……藤丸立香。还有……阿马德乌斯。”他摇摇晃晃地走在走廊上,想起此刻应该还醒着的两个人,念出后一个名字时,他的头脑被莫名的热情席卷了。他不禁加快了步伐,像是着魔了一般盯着前方快步走着。“阿马德乌斯,阿马德乌斯,找到他,找到他的话就能问出来——阿马德乌斯,在哪里!”

当时莫扎特确实被击碎了,他看见了,而且他们一起掉进的海里。既然他被救上来还修好了,莫扎特也应该被救回来了,那个被奇妙的网连着的宝石要变得粉身碎骨本就不易。而他醒来时医务室里没有别人,那只可能是莫扎特早就醒来并且先离开了——虽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萨列里终于止步,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站在那架钢琴前面。

当然,只有他一个人。

昏暗的房间在酝酿冰凉的温和。萨列里渐渐平静下来,在钢琴前坐下,黑色的指尖轻轻触碰琴键。第一次遇到莫扎特,是弹琴的声音将他引来的,之后也有好几次都是这样——长眠中醒来后更是如此。那么,如果再弹奏出不错的曲子的话,说不定还能把他引来。到时候就向他询问吧,至于得知真相之后如何——就等到那时——

他凭着记忆按下琴键。

“——咦?”手指突然停止了移动。

萨列里露出困惑的神情,他放慢速度,在琴键上方比划着方才的演奏,应该没错才对,可是,为什么——

再度按下琴键,他的表情彻底化为痛苦。

“为什么……完全不成曲调呢……?!”

究竟是记忆的问题,还是听觉的问题,感触的问题?他不知道了。曾经在阳光下演奏的,能够引来那闪亮的人的曲子,现在在他听来完全是杂音了。是哪里不对?这样的曲子根本不行,根本不够,这样是没法引来那个人的,这样是没法让他留下——

黑色的拳头重重砸在琴键上,喉咙里发出格格的响声,和刚才弹奏的旋律的余音一起混合成噪音。萨列里转过头,昏暗的室内再也不见莫扎特的身影。

“果然我还是——”他苦闷地握紧拳头,紧咬牙关,但是又不甘心地再次伸手按上琴键。

刚按出第一个音——

“萨列里?”门口处传来呼唤他的声音。

萨列里立刻转过头,却发现站在那里的是藤丸立香。

“原来你在这里啊……看来你恢复得还挺快的,太好了。”藤丸舒了一口气,他笑着走向萨列里,“今天就休息一天吧。你刚醒来不久就让你一个人巡逻,害得你每天都受伤,真的对不起——”

“诶?”萨列里忽然惊讶地望向藤丸,这让后者也有些诧异地问道:“怎么了吗?”

“一个人。”萨列里轻声重复着,眼神逐渐放空,“那,阿马德乌斯呢?”他空洞的双眼紧紧盯向藤丸。

“什么?”藤丸露出了惊慌的神情,他终于察觉到了自己的失言,一时间又不知该如何回复是好,“萨列里……你这么问,是怎么——”

“上一次巡逻……我应该是和阿马德乌斯一起的啊……”萨列里向藤丸道出自己眼中的现实,“和以前一样……我和他一起巡逻,但是在击退月人时,出了事故,所以……”他下意识地捂住脸,因为藤丸立香越来越错愕的神情,明明白白地告诉他,他的所见和藤丸的所知产生了偏差。

但是,他目前所知的就只有这些了,除了这些他无可讲述。

“所以……阿马德乌斯碎了,我们掉到了海里,既然我被救上来了,那他也应该……”萨列里稍微低着头,只留一双眼睛向藤丸投去探询的目光,话音则被双手遮掩了,“御主,阿马德乌斯,究竟在哪里,难道说——”他的双眼彻底被恐惧吞噬,声音颤抖着,“他真的,被我打碎了吗——?”

伴随着他的极度不安,黑色的合金开始涌动。小幅度的波浪将振动传递到宝石的本体,从合金与宝石的接合处开始爆开裂纹。不仅如此,此前有过的碎裂感又从胸口传来,萨列里几乎无法维持站立。

“萨列里!”藤丸的双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冷静一下!我来……把事情给你讲清楚。”

萨列里身体的开裂停止了,他沉默着点了点头。

藤丸让他在琴凳上坐下,再开始讲述自己所知所见的一切。

“现在的这种种情况……都来源于当时一场不幸的事故。”

藤丸讲述的,是属于萨列里,然而他本人几乎没有印象的事件。不过,那些保留在仅存的宝石本体里的记忆,在藤丸的讲述下,被触碰醒来。别人讲述的仿佛不是自己的别人的故事,与自己仅剩的或许属于自己的记忆产生共鸣。


R2

又是一曲终了。

莫扎特转过头看向一旁站着的萨列里,笑道:“怎么了,这次都听呆了吗?”

萨列里脸上写满了惊叹,认同地点头,说:“这首曲子也很好——甚至比之前的都要好。阿马德乌斯,你果然是——”

“嗯,我就是很擅长这个啦。”莫扎特充满默契地向他眨眼,笑着说,“比起砍月人,音乐要有趣多了。”

“战斗……还是稍微认真一点吧。”提到战斗,萨列里就微微低下了头,小声劝说道,“毕竟,你天生的材质,在战斗中,应该也很强——”

“那很没意思啊。”莫扎特则一脸不耐烦,但是他好像想到了什么,突然变了语调——“啊,对了,如果你和我一起组队的话,说不定能有点意思呢!”

“什么?!”萨列里顿时慌乱起来,“这不行吧,我的硬度——”

“硬度低,但好像也不是完全不能战斗的硬度吧?”莫扎特立刻指出事实,这回萨列里也无话可说了。莫扎特笑着站起来,向他探身问道:“那么,要不要和我组队试试啊?”

于是,在莫扎特兴致勃勃的要求与软磨硬泡下,藤丸立香终于同意让两人尝试组队巡逻。

“不过你们两个硬度都不是很高,一定要小心哦!”出发前,藤丸十分严肃地告诫两人。


现在想来,如果当时没有同意就好了。

虽然藤丸立香没有这么说,但是萨列里觉得他应该会这么想。

因为萨列里自己也是这么想的。


3

“不久之后,不幸就发生了。”藤丸神情苦涩,他叹了口气,“虽然巡逻中难免发生事故……不过那一次的事故,未免太严重了。

“莫扎特完全破碎……虽然因为内部的网状结构而没有失去碎片,不过也是相当的惨烈。而萨列里,你——”藤丸抬起头,看着萨列里——看着他那些黑色的部分。

“失去了大部分的四肢,只留头部和躯干。”

黑暗中见到的片段忽然刺痛记忆。

“仅凭这些部分,实在是无法让你醒来,也无法恢复运动,只能寻找替代物来填补才行了……”

藤丸又低下头,用手撑着额头,整张脸沉在黑暗里。

“这个可能就是……我们又一次犯下的不得已的错误吧。”他苦笑。


R3

“如果要找可以用的材料的话,之前发现的‘那个’说不定可以……”达·芬奇斟酌道。

“‘那个’?”藤丸立香看向达·芬奇,“是说从冰川里捞出的那个黑色合金?”

“是的……硬度合适,好像也可以容纳微小生物。要说有什么问题的话……”说到这里,达·芬奇又露出了先前那种斟酌的神色。

“内容物……”藤丸立香还没说完,一旁的莫扎特就向前欠身急忙喊道:“请务必!”

达·芬奇如实告诉他现存的问题:“但是‘那个’内容物很复杂,这么大范围的填补的话,很难保证后续——”

“没有关系!”莫扎特的眼中写满了焦急。

“拜托了,请一定要救救萨列里。”


3

“在莫扎特的央求下——而且我们也确实没有别的办法了——当时只能给你安装了这些黑色合金。”藤丸按着额头,艰难地讲述道。

“当时效果很好,合金立刻就接在了你的身体上,我们觉得是微小生物接受了这个新部件。”藤丸立香说完这句话,摇了摇头。

“你沉睡了几个月,醒来后,精神有点混乱。当时以为是刚刚失去了大量本体的缘故。而过了一阵你确实恢复正常了,也能参与巡逻。奇怪的事情发生在你醒来后的那个冬天。宝石内部的微小生物本来是靠阳光维持活动的,所以在缺乏光线的冬天就只想睡觉。原来只有莫扎特体质特殊,冬天也不会想睡觉,就拜托他在冬天巡逻——而那个冬天,你也变得非常清醒了。”

藤丸立香与萨列里对视。

“于是那个冬天,也是考虑到你们两个平日里也是一组,就拜托你们一起去巡逻了。”藤丸说着,双手缓缓交叉在一起,“但是你们回来后……你的精神状态好像又有些不稳定。问了你怎么回事,你说你……听到了冰川的声音。”

萨列里浑身一颤。在黑暗的水声中,那种刺入晶体深处的寒冷感卷土重来。

“后来……后来达·芬奇才发现,那些合金里本来就有微小生物……和冰川中的一样……也因此,具有同样的,将内心不安放大的性质。”

杂音断断续续地响起。

“但是……这个发现也来得太晚了。因为这是在春天来了,达·芬奇醒来后才发现的,那时候——你已经因为重伤而沉睡了。”

萨列里微微张开嘴:“那——”

“在冬天的末尾,有一天突然放晴了。”

杂音越来越响。

“当然,月人出现了。我找到你们——找到你时,还是晚了。”

杂音响彻全身,令萨列里无法动弹。

“我只在岸上发现了——你的碎片,和几乎完全剥离了的合金。”

冬日的寂静里,响起了晶体破碎的声音。


TBC

评论
热度(3)
© 0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