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致不知何处的观测者:

【萨莫】星屑波纹 2【宝石之国paro】

·月球萨莫宝石之国paro

·因为是宝石之国paro所以是按【lily形态】的感觉写的!

·关于世界观有私设/个人理解/权衡等成分

·前一篇


2

今天的云层变得稀薄了,可能会放晴,要小心月人。出发前在走廊上碰到藤丸立香,在问候之余,藤丸这样叮嘱道。

“明白了。还请您放心,我们没问题的。”萨列里如此回复,没有在意藤丸脸上显出的些微疑虑,就轻快地踏着松厚的积雪跑向远方。

阳光仍然微弱,但是通过反射的金色光芒确认搭档的存在已然足够。萨列里时不时地向斜后方扫视一眼——这也是之前巡逻时留下的习惯了,因为莫扎特总是过于悠闲而落在后面。此时也不例外,萨列里向后看时总会发现那个金色的身影就在自己身后不远处,不急不缓地跟在后面。

“你还是老样子啊。”萨列里稍显无奈地笑道,“稍微提起点干劲如何,冰川就在前面了。”

“哎呀,倒是你,休息了这么久一醒来却这么有精神啊。”莫扎特笑着回应,“应该说可喜可贺吗?”

“谢谢你这迟来的祝贺。”萨列里语调毫无起伏,“不过这是当然的吧,毕竟是工作啊。”

“是是,不过巡逻又不只是砍砍冰块砍砍月人,稍微散散心也可以嘛。”

“到时候可要认真起来啊。”萨列里只例行提醒一句,就转回了头。


冰川依旧轰然作响,巨大冰川撞击带来的振动让脆弱的晶体有些难受。萨列里对此选择沉默着忍受。面对眼前的工作,他表情冷峻,话音低沉:“要干活了。”

“好——”身后传来的声音还是那么悠闲,让他不禁露出微笑。萨列里冲向冰川,没有回头就喊道:“好好干啊!”声音明朗了几分。

“嗯,嗯,就得这样才行!”带着笑意的应答随着脚步声飘向另外的方向。带着对搭档一贯的信任,萨列里径直向前奔跑。宝石的身躯灵巧地落在冰川顶端,又利用可以变形的黑色合金,一路冲下斜坡并在冰层上扎出孔洞。转身,挥刀,砍碎浮冰,熟稔到一气呵成。

将几大块浮冰都砍碎后,萨列里在平静的冰层上稍事休息,顺便张望一下莫扎特的身影。看了一圈,没有看到熟悉的淡金色光芒,他有些疑惑,念叨一句“不会又去干些别的了吧”,就向之前莫扎特跑向的方向喊道:“喂——阿马德乌斯——进度怎么样了——?”

沉默,广阔的冰原上没有传来回音。

“没事吧?大不了就是沉迷构思曲子……”虽然这么说,萨列里还是有些担心莫扎特的情况,毕竟,虽然材质特殊,但组成他的大部分晶体还是硬度较低的,万一出了什么事——

他立刻向莫扎特刚才离开的方向跑去。

脚踏在冰面上,浮冰摇晃着发出连绵不断的断裂声。萨列里摇摇头,尽力去忽视这些声响,只顾向前跑,并且还不时呼喊着莫扎特的名字。跑了一段距离,终于在眼前闪现了那淡金色的反光。

“阿马德乌斯!”萨列里这才站住,疾跑过来连呼吸还没平复。面前金色头发的身影转向他,眨眨眼,不解地问:“萨列里你怎么了,这么着急干什么?”

“你……”看到他安然无恙还十分悠闲的样子,萨列里顿时觉得自己的担忧纯属多余,于是不管是担心还是抱怨都说不出口,话音梗住,说出口的只剩变换了的内容:“你怎么跑这么远了,浮冰砍得怎么样了?”

“这个嘛,你没看到吗?”莫扎特笑着向萨列里周围及身后指去,“你看,这不是都砍完了吗?”

萨列里顺着他指过的地方一一看去,发现确实只剩碎裂成小块的浮冰,就算彼此碰撞,也不会发出刺耳的巨响了。

“这些浮冰真是讨厌,发出的声响完全没有美感。”莫扎特摇头耸肩,无奈地笑着表示厌烦,“所以我既讨厌靠近冰川,又觉得不砍掉它们不行呢。”他向萨列里微笑,“这样,我当然会认真工作啦,你就放心吧!”

萨列里也笑了:“是啊,我也有同感,它们的声音实在是太过分了。”他走向莫扎特,这时才放松地将先前的想法说出口:“只不过你一定要小心啊,构造再怎么特殊,我们也还算是低硬度的,万一被浮冰撞到——”

“嗯,我知道。”莫扎特平静地点头,“萨列里你也是,你的材质比我还要易坏,别用力过度哦?”他笑着拿手指戳了戳萨列里,“当然,也谢谢你的关心啦!”

萨列里回以微笑,温和地说:“我也会注意的。今天的工作就先到此为止吧,这片浮冰也砍得差不多了。”

“嗯,回去吧回去吧!我受不了这些噪音了!”莫扎特伸个懒腰,和萨列里一起转身往回走,边走边说:“我刚才在构思新的曲子呢,等回去后弹给你听吧。”

听到这话,萨列里微微睁大双眼,他看向莫扎特,笑道:“那请务必——”

(不。)

(那一定又是……)

“哎?”萨列里突然停住,宝石的身体与合金的接合处传来只有他能感觉到的摩擦与振动,稍微有点不对劲。

“怎么了?”莫扎特疑惑地探头凑近他,“用力过度?”

“啊,不。”萨列里立刻恢复了,刚才的奇怪感觉消失了,微弱而短暂到好像是错觉,“没什么事,可能还是需要休息一下吧。”

“那就赶快回去吧!”莫扎特说着,欢快地跳着向前走去。萨列里赶紧跟上。这又和以前一样啊,返回的路上,反而是莫扎特走在前面,萨列里注视着那摇晃着的耀眼金发想道。云层间漏下的阳光直接照在他身上,虽然是冬天的阳光,在这金色宝石上也足够耀眼。金色的闪光映入萨列里眼中,他稍微眯起眼睛,不愧于神才之名的宝石的身影变得有些模糊,反射的阳光让他变得像一颗星芒——

等等。萨列里惊觉不对,立刻停住了步伐。

阳光——

“怎么了萨列里,又不舒服了吗?”莫扎特这时候才放慢了脚步转头看向萨列里,而在他眼角余光也能察觉到的范围里——

阴影开始蔓延。

萨列里也猛然回头,望向天空。云层不知何时散开了,阳光倾泻而下,是冬日里难得一见的晴天,同时也是——

青空中出现摇曳的黑点,黑色线条向上方放射,从中展开了白色的绸布一般的物质,无数异域风格的偶人排列开来。逐渐放大的阵仗,在洁白的冰雪地域上投下阴影。

“月人!”莫扎特喊道。萨列里则先踏出一步挡在莫扎特面前,黑色的合金开始蠕动。

早该想到的。萨列里不无自责地想,云层薄,可能会晴天,早上藤丸立香也叮嘱过的。他咬紧牙关,进入备战状态。

“啊,萨列里,别这么紧张嘛。”身后的声音却还是那么轻巧,“就算面对月人也要合作,实在不行的话,去找御主也总会有办法的。”

“所以啊。”萨列里感觉到有一只手放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就像以前那样,一起干掉它们吧!”

“啊,这我知道。”萨列里勾起嘴角,在严肃的脸上露出了进攻性的笑容,“你可小心别碎了啊。”

“你也是啊。”话音刚落,两人就向左右两个方向分别跃起,目标是空中展开的月人。

冬日难得一见的阳光有些眩目,肢体凭经验与习惯运作,一时忘了确认眼前所见是何时何地。


黑色制服、头发闪光的宝石在阳光下跃起,吸引了月人的注意力。月人随着两人跃动的轨迹分别转向左右两个方向,弯弓搭箭,毫不犹豫地整齐放箭。

萨列里一只手臂上的黑色合金喷射展开成柔韧的护盾,拦住了箭雨。另一只合金手臂都没抓住佩刀,直接冲入月人之中,向四面八方呈锥形放射,将紧密排列的月人们刺穿。第一击打乱了月人的阵型和攻击步调,萨列里落在月人中间。它们还没反应过来,他双臂的合金就再次向四周放射,刺穿月人后开始如挥鞭般甩动,以银灰色的宝石为中心,黑色的漩涡逐渐扩大,扬起一片击碎月人后的雾散。

萨列里这一侧的月人已经被扫荡殆尽,下一步就是切掉最大的月人的头颅。他毫无顾忌地跃起,用合金手臂握住佩刀,向月人头颅砍下——

这就结束了,月人会因此彻底消散,那些杂兵小卒,就算没有被莫扎特清理干净,也无力回天了。

等一下——

萨列里这才想起向莫扎特那边看一眼,自己有合金来进行广泛的防御和攻击,但莫扎特那边,纵使材质特殊也不过是孤身一人——

只见金色的光点在散乱的白色人形间灵巧穿梭,黑色的刀刃随之划出优美的曲线,所经之处的月人纷纷被斩断。发现残存的月人都开始雾散,莫扎特才仰起头看向萨列里这边:“这么快就解决了?早点说嘛我就不用费力砍那么多月人了!”话刚说完,作为脚下着力点的月人帷幔也开始消散了,莫扎特惊讶地睁大了眼,还保持着笑脸就向后倒去,“哎呀?”

“小心!”萨列里赶紧向他跑去,伸出合金手臂想要抓住他,而此时自己也已经跃出了月人的范围。

没关系,还可以用合金。萨列里紧紧注视着莫扎特,伸出的合金手臂立刻延长,向莫扎特伸去,就在这时——

莫扎特变了脸色,双眼直直盯住萨列里身后,喊出一声惊呼。萨列里注意到这瞬息间的变化,还没转过头,合金先向身后直冲而去——从巨大月人的残骸后冒出了一名弓箭手,此时箭已在弦上。勉强扭过头的萨列里看到箭尖指向自己,另一只手臂的合金便要展开成护盾,而先冲向月人的合金,几乎在箭离弦的同时贯穿了月人。

箭没有射向萨列里。

不知道是因为被刺穿而没能射准,还是在那一瞬间月人就做出了更改目标的判断——箭朝莫扎特飞去。

萨列里惊慌地看向莫扎特,张开了嘴还没发出喊声,双臂的合金还停留在刚才的姿态,月人用尽全力射出的最后一箭就将莫扎特贯穿。

“啊……”

冲击从胸口传递,低硬度宝石纤细的身躯就这样破碎成数块,向下方直直坠落。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合金混乱地在空中摇晃,萨列里悲痛的叫喊和他一起,向着莫扎特,向着海面落去。


不该是这样的

本来应该救他的。

而不是这样——


萨列里落入昏沉的黑暗。

冰冷而深厚,环绕的沉重,仿佛处于深海之中。

“又这样了”“又这样了”。

耳边响起细碎的话音。

水声汩汩。


黑暗中掉进几粒闪烁的光点,像是星辰从遥远夜空的那头飘来,来到他这里。萨列里扬起头,在黑暗中伸出看不清的双手,想要紧抓住这难得的光芒。直到那些光点落到近前,甚至有几片已经确实地落到他手中,他才震惊地意识到,这些反射出金色光芒的,是莫扎特的碎片。

他小心地敛起掉落的碎片,把它们捧到眼前仔细地看。金色的碎片满是断面和棱角,断面上微弱地摇晃着他模糊的倒影。

“不,不……”他的五官都因为难过而皱起,拧成一张哭脸。但是宝石没有泪水,代替眼泪从眼眶中挤出来的,是那些黑色的合金。

“阿马德乌斯……”他哽咽着,“我应该保护好你的——”

眼泪形状的黑色合金滴落到了掌中的碎片上。

“你在说什么呢?”声音,直接在宝石的体内回荡。

萨列里被这声音吓得一个惊颤,差点把手上的碎片撒落。他敛紧碎片,惊异地问:“谁?!”

“谁——?”这回,声音直接随着发声体从面前升起,与他体内的声音一起,形成了诡异的共鸣。

“不就是‘你自己’吗?”

萨列里恐惧地盯着自己的手掌——从掌上升起的黑色合金表面离奇地波动着,正与话音的节奏吻合。

“明明对他见死不救,还说要保护吗?”

“我……不,不是——”萨列里微弱地摇着头,用自言自语的音量,对自己身体上的合金说话。

而合金笑了。这是他听过的最离奇、最令人难受的笑。合金没有嘴也不会张嘴,但它传递的振动无疑是笑声。

“‘你’不就想着做这种事情吗。”伴着引起恶寒的笑,合金说。

萨列里的双手扭曲,猛然生出无数尖锥,每一个都刺穿了一块金色碎片。

“啊……啊——”惊惧涂写上宝石的脸庞,萨列里摇着头,向前伸出手甩动着,像是要祛除不净一般,但被甩下的只有更加细碎的金色碎片。

莫扎特的碎片落入更深处的黑暗。

碎片坠落的残影刺进眼底,明明消失了却还不停闪动着,无数相似的碎片坠落的光景闪动着。

水声汩汩。


莫扎特破碎了。一次又一次,在萨列里眼前,金色的宝石四分五裂地掉在他面前,像是星辰落了遍野。

但是,不该是这样的。

中箭而碎。夹碎。敲碎。碰撞碎。坠落而碎。

但是,不应该这样——

因为星辰,是不该坠落,也不该破碎的。

不能让月人再伤到他。

水声汩汩。


“不是这样的吧?”又是那细碎的话音。这回这声音贴近身体,简直像是体内的东西在说话了——难道是合金吗?可是合金也不是这样的声音……这声音带来的寒意,就像是寒冰刺入了体内,令他忍不住瑟缩。

“并不是因为月人打碎他才要驱除月人。”

不,不,住口,别再说下去了。黑色的双手紧紧扣在头部两侧。

“而是因为——”

这样简单的阻隔根本拦不住声音。

“求你了……别再说下去——那不是我——”

声音没有理会他的哀求。

“因为真正想要击碎他的人,不就是你吗?”

“不————————”他仰首高呼,只听到泼剌一声。

水面被他冲破。

“萨列里——!”有一个声音在呼喊他。他睁着眼睛却看不清人影,连回应的力气都没有就昏了过去。

在失去意识前,眼前最后闪现的光景,是数道交错的黑色。

那些黑色看上去质地坚硬,只消一瞬就把一团小小的金色击穿。

耳畔响起了冰冷的破碎声。


TBC

评论
热度(4)
© 0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