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致不知何处的观测者:

【萨莫】星屑波纹 1【宝石之国paro】

星屑波纹


·月球萨莫宝石之国paro

·因为是宝石pa所以是按照【lily形态】的感觉来写的!

·有关于宝石之国世界观的私设,因为印象里好像漫画里也没提到音乐……


1

萨列里醒来时仍是个冬季。

从铺了柔软布料的石板上支起身体,满身满耳都是身体各部分的吱嘎作响。不知是沉睡了多久,才会让矿物的肢体如此不协调,仿佛不是自己的一样。

他坐起来,轻轻摇晃着有些昏沉的脑袋,脖颈处传来的细微响声却仿佛要碎裂似的,让他恍惚中保持一丝警惕。

天气阴沉,窗外映起灰蒙蒙的幽亮的光,是他朦胧记忆里的冬季景色。冬季大多阴沉,少有日光,但放晴就意味着月人可能到来,反而是危险的象征。这些常识性的知识由微小生物在他的晶体之内传承,可是关于如何陷入了这样的状态——昏昏沉沉地在似乎是医务室的地方醒来,他还是完全回想不起来。

传来了脚步声,门打开,一个人平静地走进安静昏暗的房间。萨列里抬起头,脖颈又发出咔啦一声。那个人立刻转过头,他的平静被打断了。

“萨列里?你醒了?”身穿白色和黑色制服的人有些惊讶地看着他。这是藤丸立香,被称为“御主”的,管理宝石们的人物,萨列里的回忆告诉他。藤丸立香默默地看了他一会儿,迈步走向他,说:“这次只睡了一年,还算好。”他露出一个微笑,继续说,“虽然对你来说可能有点勉强了,不过现在人手不够,能继续拜托你冬天的巡逻吗?”

藤丸的笑容里夹杂着歉意。关于这一点,萨列里理解,是因为突然拜托刚刚醒来的他负责整个冬季的巡逻。但是,那表情里似乎还有些内容,是他看不太懂的。

包括刚才藤丸的话语里的一些细节,一起让他有点在意却想不明白。

“……可以。”他先将藤丸的请求答应了下来,稍微停顿了一下,在藤丸向他道谢前问道:“不过刚才你说,‘这次’‘只睡了’一年,是什么意思……?”

藤丸立香放松的笑容顿时消失,他有些诧异地看着萨列里。银灰色头发的宝石因为他这个反应也愣住了,流露出有些错愕的表情。

“啊……你不记得了吧?”藤丸努力恢复微笑,言语间似乎不乏斟酌,“也难怪,你之前受了很重的伤,所以才沉睡了,记忆上有些不清楚也是正常的……没关系,会好起来的。”

萨列里感觉到藤丸是想让他安心,他也决定相信藤丸,总之,无论发生过什么,都不会影响他接下来——接下来整个冬天里要做的事:巡逻。

他从石床上跳下,活动四肢也是检查身体的情况。四肢大部分都是奇妙的黑色,萨列里知道这不是自己的成分,好像是什么合金之类的,但是他也记不太清这些是怎么来的了。看来自己之前真的是受过罪,竟然要把身体变成这样。不过,虽然混入了不少的合金,他的思考还算清晰,身体活动时虽然还是有点不和的碰撞声,但还是能正常运动。这样的话,巡逻应该没问题,如果说会有什么问题的话——

他突然想起来了一点。

“请问,我的搭档在哪呢?”微小生物传承下来的常识里有这样一点——巡逻基本都是两人一组。

面对这样自然的疑问,藤丸立香又一次愣住。

萨列里也有些出神,记忆又复苏了一点,虽然还是朦胧的影子,他继续问:“我记得我是有搭档的……之前巡逻的时候也是……虽然是冬天但是‘他’一直醒着……”

藤丸刚要说些什么,萨列里却先一步想起来。

“阿……阿马德乌斯,沃尔夫冈·阿马德乌斯·莫扎特。”

宝石的眼睛里闪过了一轮期待。

“请问……他也在巡逻吗?”

“啊……他也在巡逻呢。不过还是那么活泼,不知道到哪去找他才好。”藤丸立香回答。


萨列里在积雪厚实的平原上行走着,是雪原上醒目的黑点。冬天巡逻的话本该有一身白色制服,但在萨列里身上黑色合金构成了四肢,这种保护色也失去了意义。模糊的印象里,萨列里知道这合金是可以变形活动的,涂上白粉也会掉落,既然如此不如就保持黑色。

他面无表情地在雪地中跋涉,走向冰川所在的地方。阴天时的巡逻内容,主要就是砍浮冰——把碰撞时发出巨大声响的冰体砍碎,不让它们吵到在休息的宝石们。

不知道阿马德乌斯在不在冰川那里。藤丸也没有准确的回复。

“既然如此,去巡逻的话应该能碰到他吧。”萨列里说,然后就向藤丸告辞,前去巡逻。

走了一阵,冰川在视野中展开。仿佛山脉被当成废纸揉在一起又展开,灰沉的天宇下堆满了断裂的巨大冰块。在倚靠与倾倒中,冰体摩擦,发出尖利的声响,带来刺穿晶体的感受。

萨列里皱眉,无论多少次他都无法忍受这种毫无美感的声响。他沉默着,向前踏出一步,踩在了冰面上。

脚掌稍微施力,确定冰层牢固。萨列里稍微俯身,做了个类似起跑的姿势。

他一口气跑到这块冰川顶部,就从冰川尖锐的顶峰向另一面跑下去。黑色合金自脚跟喷出,凝成锥形,在萨列里疾速奔跑的过程中,伴随着每个脚步稳稳地扎在冰上,每一步都扎出裂孔。跑到底端后,他拔出佩刀,狠狠地向自己踏出的裂孔劈下去。

冰川随之开裂,分裂的两部分摇摇晃晃向两边倒去。萨列里在摇晃的冰面上稍微有些惊慌,旋之肩上合金破开衣服形成了类似翅膀的东西,他向后跳去,飘摇着稳住身形,落到附近的冰川上又跳开,避开冰川碎裂的冲击。



安稳立在冰川上稍微松一口气的时候,忽然余光里有小小的光亮闪烁。

萨列里急忙转头看去,在稍远一点的地方,好像有一点小小的金光。

金色是莫扎特头发的颜色。

他急忙向那边跑去。


并没有看到莫扎特的身影。

猛跑了一阵,依靠着合金的力量可还是有点负担。萨列里停止奔跑,在除他之外空无一人的冰川上漫步,四下张望着。刚才,的确是在这附近闪现了金色的光。

可是,也的确是看不到任何身影。

奔跑消耗了体力而落空消耗了期待。或许是回去了,萨列里想,毕竟莫扎特并不知道他醒了。

再砍一些冰川就回去吧。萨列里望着平整巨大的冰原,这么想着,就向深入冰原的方向走去。

走着走着,忽然脚下触感不实。萨列里赶忙停下并撤回迈出的脚,低头一看,前面一片冰还不厚,如果毫不顾忌地踏上去肯定会开裂。

萨列里稍微退后,打算绕开这片区域。那片薄冰透露的水色,漆黑深重。

就在那一瞬间——

“呜!”胸口仿佛要裂开了。

从胸口深处传来莫名的躁动,仿佛有什么在挣扎着,摇动着,带动宝石的身躯都要碎裂一般。萨列里紧抱住自己的身体,只想着要控制住这种碎裂。黑色的合金毫无预兆地喷出,展开成网紧缚住他。不能再走了,他想,可能是因为刚苏醒就消耗了大量体力吧,得赶紧回去才行,在这里碎掉的话,藤丸立香也很难发现。

但是,他本身的身体要抑制住碎裂的冲动就已经竭尽全力,他几乎是在黑色合金的挪动下离开冰原的。靠近岸边时碎裂的预兆终于止息。

萨列里双手撑地,跪坐在岸边的雪堆里,收回了黑色的合金。他稍微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透过被黑色合金搞得破破烂烂的制服,可以看到宝石本体上出现许多细小裂纹,他这才想起来自己本身的硬度并不高。

他拖着稍微残破的身躯走回住所。藤丸立香见状十分惊讶,赶紧把他带去医务室修补,连忙道歉说不该勉强他刚醒来就去巡逻的。

“不……没关系。”他说,“比起这个,我好像看到了阿马德乌斯,但是去找他时就见不到人了,他是回来了么?”

藤丸给他打粉的动作停了一下。

“啊,这个啊。”藤丸又开始给他打粉,“你先休息一下再说吧,我去给你找件新的制服,这幅样子也不好见人吧。”

萨列里点了点头,在藤丸完成修复后躺回石床上,合上双眼。


萨列里从深沉得仿佛深海的梦境中醒来时,四周是深沉的夜色。

医务室里四下无人,石床边已经放上了叠好的新制服。萨列里慢慢地换好衣服,走到窗边。室外遍地白雪,但满天灰云笼罩之下,没有一丝光亮。

无论是室内还是室外,一样的寂静无声。

萨列里走出医务室,为寂静带来了坚硬而轻微的碰撞声。

从天色还亮的时候睡到夜色深沉,期间一点响动都没有,他不太相信莫扎特会老实到不来看一眼自己的搭档。

他穿过走廊,向各个房间里张望。但是不管是宝石们平时的床铺,还是冬眠的场所,抑或是资料室之类的地方,都没有那个金色宝石的影子。

有些奇怪。萨列里心中疑惑增生。他把整座建筑绕了一圈,也没见到熟悉的身影。

有些出神地走着,不知何时就走到了类似于大厅的地方。

在这个房间一角放着一架钢琴。

“啊。”萨列里发出轻轻的感叹。

钢琴,本来是早就不存在的东西,属于曾经居住于这颗星球,却已经不存在的“人类”的乐器。这里的这架钢琴,完全是因为萨列里的兴趣,才被制造出来的。

他走向钢琴,坐在琴凳上,掀开琴盖,轻按琴键,仔细检查着钢琴的状况。

“不愧是达·芬奇的作品。”这时他不得不对手艺人表示叹服,只靠着他从资料室中翻出的记载,就能做出完成度如此高、质量如此好的乐器。一番检查后,他漆黑的手指停在琴键上。稍微深吸一口气,考虑了一下后,他还是摆好了姿势,开始演奏——轻声地。


R1

在资料室的深处,就连白昼的阳光也要暗淡几分。

而在这里,萨列里每天都做着整理资料的工作。

因为硬度较低,不适合战斗,所以就被安排到了这里,不过他自己也不太在意。

整理资料确实有点枯燥,但就连这点枯燥,也因为偶然间发现的内容而消散了。

那是一些关于“音乐”的记载。

宝石的世界里,虽然有“碰撞”的声音,但是没有专门的“音乐”或“乐器”。为什么会没有呢,对于宝石来说,音乐也应该是个好东西。这么想着,不知何时,就变成在整理资料之余钻研音乐的宝石了。

“缺少乐器。”他造访达·芬奇的工房,对正在维护武器的娇小宝石说。

“乐器?啊啊,如果能重现过去的‘音乐’这东西倒也不错。”达·芬奇只扫了他一眼,手上继续维护着武器,“如果你能找到充足的资料,我作为天才当然是可以给你做出来用的。”

“那就拜托了。”几天后,他就拿来了一摞整齐誊写后的资料,“如果真的能做出来的话,我就承认你也是天才吧。”

达·芬奇气鼓鼓地接受了挑战,并在一周后交出了成品。于是萨列里向他致以由衷的感谢,并承认手艺人中也有天才,得到达·芬奇“我不只是手艺人!”这样的指正。

“不过,还是要谢谢你。这样就可以‘演奏’了。”萨列里将钢琴仔细检查一遍后,轻抚着琴键,说。

之后,伴随旧生命沉入水底的“音乐”,在宝石的世界再度奏响。

虽然不能出战,但编写、演奏音乐也不失为令人愉快的“工作”。一个人与音乐为伍的日子持续了一阵,就在某一天这样的日子终止了。

“喂萨列里,还在研究曲子吗,有新的同伴来了哦。”就连达·芬奇都兴致勃勃地要去看一看新来的是什么样的孩子,萨列里没理会他,他便自己跑去看了。


“这是刚诞生不久的新同伴,沃尔夫冈·阿马德乌斯·莫扎特。”藤丸立香向围拢过来的宝石们介绍着自己身边的新面孔。金色长发的新人毫不怕生,笑着向大家打招呼:“大家好,叫我阿马德乌斯就可以哦!”

一些宝石凑到近前开始和他交谈起来。也有的向藤丸立香问道:“这孩子的硬度是多少?将来也能战斗吗?”

“嗯……他是特殊的多重构造,虽然本身硬度不高,但是内部有网状构造的另一种成分,应该也可以加入各位的巡逻呢。”藤丸立香回答道。

在尚未开始巡逻又迎来新人的热闹中,忽而杂入了一阵乐音。

莫扎特立刻转头朝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眨眨眼睛,问:“那是什么?”

“是萨列里吧,又在弹钢琴了。那家伙也真是,对音乐都热心到不顾新人了。”有人回应他,可是话音未落,就见莫扎特循声跑去了。

大厅里一时陷入沉默,藤丸立香便说:“既然如此,大家就去巡逻吧。”宝石们就两人一组纷纷离去,没有巡逻任务的宝石也回到了自己的岗位。


萨列里停下演奏,正在琢磨刚才的表现是否合适,忽然察觉到身旁的视线,扭头一看吓了一跳。

不知何时已经站在近处的陌生面孔,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折射出神奇的光辉,一双绿色的眼睛中则闪动着好奇。

“你就是萨列里吗?初次见面,我是阿马德乌斯。沃尔夫冈·阿马德乌斯·莫扎特。”新人笑着向他自我介绍道,指了指这架钢琴,“这个,还有刚才的‘响声’,都很有意思呢!”

“这……这个是钢琴,刚才那个是……是我从资料室里找到的曲子……”萨列里没有听到之前达·芬奇带来的消息,既困惑于为何会有个知道自己名字的新人,却同时也乐于谈起音乐的话题。

“那,我可以试一下吗?”

“请便。”他站起来,让出位置。

莫扎特甫一接触钢琴,就弹起了刚才的曲子。阳光随着他的动作在头发上、指尖上、琴键上跃动,竟仿佛是曲调在舞蹈。

“太棒了……”萨列里不禁感叹,这才是天才,他在心里默默收回了对达·芬奇的评价。


从此,萨列里只身与音乐为伴的日子结束了。


1

阳光经过渐薄的云层降落在房间里。

萨列里睁开双眼,才发现自己在钢琴前睡着了。他慢慢直起身,头脑还稍微有些混沌。梦里又有一些记忆苏醒,既美妙,又不经意扰乱了对现实的感知。

他打算站起身活动一下肢体,然后准备新一天的巡逻——还得去找找阿马德乌斯,他到底去哪了呢?正这么想着,他一转头,又被吓了一跳。

“呀,萨列里,你终于醒了。”金色的头发在熹微的日光里散发出淡淡的光辉。

“阿马……德乌斯。”萨列里怔怔地唤出他的名字。

“昨晚的演奏我听到了,还不错。”莫扎特轻快地走到萨列里身边坐下,向他微笑,“算是好久不见了吧,萨列里。那么,让我们再一次——”

“嗯。”还没等莫扎特说完,萨列里便点头,“再一次,一起行动吧。”


TBC

修改日志:2018.7.27 参照宝石之国漫画修改了砍浮冰的描写。

评论
热度(7)
© 0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