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致不知何处的观测者:

【梅林罗曼】失效的止痛药

失效的止痛药


·梅林罗曼

·来源于那个组成成分的测试(好像因此有强行扣题嫌疑……)

·日服1000wDL时没开位的迦勒底召唤出了梅林

·有剧透


日历显示的日期是十月初,正是秋高气爽的时候。不过在雪山上的人理保障机构迦勒底,还没等到暴风雪停息、天空放晴的时候。前些日子罗马的蔷薇皇帝举行了祭典,给日夜不息与人理烧却作战的设施带来了一阵热烈的狂欢。由此也可以推断,时节已到了秋季。与人类社会隔绝的环境中设立的人造建筑里,计算时间的方式都独具特色。

不过热闹的祭典很快就会结束,短暂的休息过后又要迎来前途未卜的恶战。就算这么说,偶尔放松一下也不坏。设备维护、数据的分析处理……完成了上午的例行事项后,迦勒底实际上的最高负责人,本职还是医生的罗玛尼·阿其曼,决定离开座位稍事休息。他端着杯子走到走廊上,想去续满咖啡。不知何处突然爆开的欢呼吓得他手一抖,差点对迦勒底仅剩的物资造成(实际上还算微小的)破坏。

“怎么回事?”罗曼一边这么问着一边寻找声音传来的方向——这欢呼声就是巨大到了响彻走廊令人难辨来源的程度。走廊上遇到的职员脸上的表情不太寻常,告诉他:“罗曼医生……召唤室那里,来了。”

这句话也说得没头没脑,召唤室?来了?谁来了?或者……考虑到迦勒底的语境,“什么”来了?

可既然刚才的声音怎么听都是欢呼,应该不会是什么灾难级别的事件。罗曼往召唤室走去,刚看到召唤室的门口,就见人类最后的御主把一个洁白的身影从门里牵出来。

罗曼呆在原地,杯子危险地挂在指尖,下巴在修辞层面掉到了地上。

藤丸立香一扭头就看见了他,拽着新召唤出的那个“什么”就向他走去,脸上满是笑意:“罗曼医生您看,梅林来了。”

拖着一头白色长卷毛的花之魔术师微微弯着身子迁就年轻御主的身高,到了罗曼面前才抬眼,紫色眼珠子上划过狡黠的光,他只在嘴角露出笑意:“你好呀,罗玛尼·阿其曼。”


梅林来了。梅林怎么来了?罗玛尼·阿其曼短暂的午间休息被从天而降的重磅消息轰炸蒸发。他捂着头想不明白,可能阿塔兰忒看到对熊喊达令的阿尔忒弥斯时就是这种心情?细想之下又觉得不一样,不如说是看到只在梦里出现过的事却降临在清醒的自己身边一样。罗曼觉得后者更为准确,毕竟他也没把梅林当作崇拜的偶像?那么说不定就是工作劳累出现幻觉了,看来还是得稍事休息。

罗曼闭上双眼,单手掐着睛明穴往椅背上靠去,又伸了个懒腰——这样该清醒了吧。一睁眼,就见被毛绒绒的白色卷发包围的男子坐在对面饶有兴味地看着他,这回连紫色的眼睛都笑了起来。

“不是梦哦,罗玛尼。自我催眠可以,但总不会连御主都出现了幻觉吧?”

罗曼大叫一声,差点连着椅子向后仰过去。梅林毫不客气地大笑起来。

“不,不对,梅林,你怎么可能在这里?”罗曼赶紧坐好,皱着眉头打量着梅林,“你根本不可能成为英灵,怎么可能作为从者被召唤?你不是应该在阿瓦隆的塔里看风景吗?”他一双绿眼睛里充满了怀疑,可是眼前的事实又千真万确。

罗曼注视着梅林,等待他给出一个合理的回答。梅林放松地坐着,侧着头看着罗曼,表情淡淡的,“你说呢,罗玛尼·阿其曼?你应该知道迦勒底的召唤系统,只要建立缘分、登记灵基,就有被召唤的可能。我在这里,就一定是有我成为从者并与御主建立缘分的情况存在。当然不是在现在,至于过去——不,那还不能算是交织命运的事件。这样一来就很明白了——我和迦勒底的御主会在未来建立缘分。至于具体情况嘛……你到时候就会知道吧。”梅林向后一靠,摊开手轻声一笑,就结束了发言而继续观察着罗曼的反应了。

罗曼听了这番话,就像脑中虬结的绳结突然被剪断,也没什么可皱眉的了。震惊之后就是恍然。他也卸去了身上的力气,靠在椅背上,轻声喟叹:“未来吗……”

“嗯,未来。”梅林回应道。他顺手拿起桌上的杯子,抿了一口咖啡,顺便抬眼看向罗曼,眼珠的紫色下藏着兽类一般的细长瞳孔,透出丝丝冷冽。

——能明白吗?

罗曼沉默着对上梅林的视线,脸上毫无表情,像是忘了面部肌肉如何使用。只有眼睛,一汪碧绿的湖水沉静地诉说。

啊,能明白,将来必定会遇到需要你出动的艰难战斗。尽管你除了观看就是欺骗,在同僚中也是最差劲的废物。

“呵。”梅林摇摇头,以笑声打散横亘在两双眼睛间的针锋相对,又喝了一口咖啡。

这时罗曼才反应过来,脸上立刻浮现气恼,整个人从椅子上活了过来,“啊!那是我的咖啡,谁让你喝的!”

“你应该再加点糖啊,罗曼君。”梅林把杯子放回桌上,站起身,带着一贯的笑容轻飘飘地离开了。


梅林来到迦勒底之后,冰封的山脉中潜藏的设施里的空气就放飞了自我,不再是被雪白的周遭所凝滞,而是丝毫不顾这种环境,自顾自温暖了起来,像是千百个花蕾气泡一齐绽开。设施中的气氛也不像是迫近世界末日,而是轻盈的。罗曼注意到这种变化,不禁感叹不愧是花之魔术师。

有他在的地方,就会盛开春日般的温暖。

而这么个在脚边盛开温暖(物理)的魔术师,此时正躺在罗曼的床上,两脚垂在床边让花朵生生灭灭。

“我说……你为什么总缠着我啊?”盘腿坐在床上摆弄电脑的罗曼连头都懒得回,直接开口抱怨,“你不是喜欢女孩子么,四处搭讪才符合你的性格吧?”

“哎呀,要是罗曼君希望我这么做的话。”梅林侧过头看着罗曼的后背,笑着回答,“但是啊,你看,我已经因为这种问题吃过了苦头,而且现在的迦勒底也不是能让人放松勾搭女孩子的阶段吧?毕竟人理烧却还没解决啊。还是说,罗曼君想让我制造一些粉红色的烦恼呢?”

罗曼仰头叹气,抬起右手拍了自己脑袋一下。想和梅林说理,肯定是他的常识烧断了。这个魔术师不仅是站在荒原上就能让地面开花,他甚至可以凭如簧巧舌把荒原说成花海。辩才有余,念咒语的水平却不足,凭一双监控设备一般的千里眼跻身Grand Caster之列。但他确实有能力,能为人理修复提供不小的帮助,也是因此罗曼才没试图把他赶回星之内海的塔里,同时对他带来的帮助伴随着的些许烦恼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梅林并不理会罗曼方才无奈的举动,只继续说:“本来我就是要给迦勒底带来一点帮助的,要是添乱岂不适得其反?所以我也要提醒你,罗曼君,你已经工作十几个小时了,还把没干完的活带回房间,这也对不起这个空间设立的用意哦?”

“这个空间设立的用意,就是让我做我想干的任何事情,包括工作在内!”罗曼终于决定不再姑息梅林带来的烦恼,“倒是你莫名其妙地出现在我的房间里,才不合适吧?”他激动地回头,想用视线和表情向梅林传达自己的不满,却看到那颗牵扯出蓬松卷发的脑袋埋进了被子里。“喂——!”他立刻起身,伸手就要把梅林从自己的被子里扯出来。就在这时梅林抬起头,一双紫色的眼睛看向罗曼,露出了难得一见的困惑,“我说,罗曼君,你知道‘太阳的味道’是什么吗?”

“哈?”罗曼伸出的手半道僵住,有太多的问题从脑子里冒出来,就是不知道该问哪个好:你埋进我被子里就为找“太阳的味道”?迦勒底又晒不了被子哪来的“太阳的味道”?还是说这个问题其实是长年自闭的魔术师对人类世界的好奇?需要用实验什么的来解释吗?……

梅林从床上坐起来,视线从罗曼脸上移开,好像根本不在意已经呆愣的罗曼。他半垂眼帘,目光的重心已经不在此时此地,“你应该知道,梦魔和人类的感官是有区别的,半梦魔也一样。曾经生活在人类身边时,他们会说晾晒过的衣物布匹上有太阳的味道,并且——特别是小孩子——就会露出非常幸福的神情。不过我当时并未去确认,我感受到的‘味道’和他们所说的是不是一样的。说到底,一直以来的感触只是从人类那里收获的,到底是什么样,也说不清楚。”他看向罗曼,眼中有安静的笑意,却又不像是笑。

罗曼和那个眼神对视,不禁皱了下眉。

“那我怎么知道呢……”他在一旁坐好,避开梅林的视线。

“嗯,我想,那大概是闪光的、温暖的、坚定的味道吧。”梅林低声说,好像自言自语,眼中映出的风景,好像也回到了遥远的过去。

“有时候真搞不懂你。”罗曼摇摇头,揉着脖子站起身,处理剩余工作的念头在梅林的打岔下云散烟消。他看一眼电子表,时候不早,剩下一点工作,不妨就留到明天吧。

梅林在他身后笑了,“你说这话其实还挺让我开心的,罗玛尼。”罗曼回头问什么意思,梅林脸上剩下的微笑意味深长:“你该休息了,罗曼医生。你看你的智慧都不灵光了。”说着他就站了起来向门外走,走到门口回过头,给罗曼留下一句话:“对了,罗曼君,你的话,大概是某种香料的味道吧。”

罗曼下意识问了一句:“什么香料?”听到梅林的回答他就后悔了——梅林眼珠一转,说:“孜然吧。”

罗曼简直要气炸:“那不是汗味吗?!我可是很注意清洁的!”

梅林轻笑着走进夜晚光线微弱的走廊,“玩笑话就说到这里吧,罗曼君。晚安,或者说——”他狡黠地眨了下眼,“好梦。”

白色的身影化作灵体消逝在走廊里。窗外暴风雪遮掩可能存在的月色,都是复杂的灰暗。

那夜,罗曼难得地经历了一场无梦的安眠。


“其实你根本没有悔改过吧。”在夜晚的房间里,抵在他肩头上的低音,又从眼底浮起。

梦魔是梦中的生物,生物不能创造出一整个生存的环境而只是在环境中生存,所以梦魔是不会做梦的。闭上眼睛后若有什么浮现,那绝不是漂浮于现实之外的幻梦,只可能是他们见过的现实本身——是“记忆”。

公元13世纪的耶路撒冷,特异点解决后,肆虐的沙尘已经平息。晴蓝的天空下,是平静的荒原。

已经没了圣枪的痕迹,因大卫王的传说聚集的巨型敌对生物也早就被扫除。

久远的过去与不久之前的过去交叠重合,可是优秀的讲述者、旅途的见证者不能把它们混淆。于是在他的生命与星球的轨迹重合的这段距离里,他清楚地经历了两度失去。

风扬起梅林的头发和地表细密的沙砾。他忽然想起一首精灵的歌曲。幻想种的历史与文化一起被埋进人类史无可触及的过去,梅林在对待这些事上有点讲究,就像不随意叫出超越时代的交通工具一样也不把时代以前的歌曲唱给这个时代的人,就连罗玛尼·阿其曼也不告诉。如今他才想到,这可能是对那家伙的人类身份的一种守护,和令他成名的英雄事迹里的所作所为看似相反,实则异曲同工。

他叹一口气。罗玛尼说对了,他想,变成人类没有令他失去原有的智慧,真不知是祸是福——这对于他身边的人也一样,“没有悔改过”,说不定确实如此。梅林抬手拨开被风吹到脸上的头发,手顺着头发的走向就捋到脑后,他想着在风里干脆把头发扎起来算了,整理着头发,突然就停住了动作。

“这可真是……”他苦笑,低声自语,“没办法呀——”

一段某人在脑后扎起马尾的记忆浮现出来,梅林无奈地放下双手,任一头长发飘扬。

罗曼在穿上套头的打底衫后把半长微卷的头发扎成马尾,再披上医护人员的外套,把发尾从外套领子里拨出来,最后戴上手套。梅林对眼前所见都仔细观察,听到的言语也默记于心——毕竟是“故事”的一部分。但故事的观测者被扯入故事之中,又会怎么样呢。

“这么久了,你终于走出来了?”罗曼梳着头发这么问他。“当然。”他回答,“我可是要守护人类的故事的,现在出了这么严重的状况,当然不能在塔里干坐着了。”罗曼扎好了头发,轻轻摇晃脑袋,卷发自然地垂下,他回头看向梅林,表情平静,语气也平静:“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梅林单手托着下巴看着罗曼,挑起了眉毛。

“我说过了,罗玛尼·阿其曼,我为迦勒底提供帮助,只是为了守护人类的故事,见证最后的happy ending。除此之外一概不想。”

罗曼的表情有一瞬间变得有些奇怪,立刻又恢复了常态。他直视着梅林,认真地再次询问:“梅林,你会为了守护人类史而战斗吧?”

“事到如今还说什么,我不是早说过了嘛。”梅林直起身笑道,“别以为支持着御主战斗的,只有你们啊。”

罗曼轻声笑了,“倒也是,这方面你还是很值得信赖的。那么,今后就要继续麻烦你了。”

“嗯,交给我吧。”梅林注视着罗曼温柔的面孔,回以微笑。

现在想来——现在想来。梅林从高出地面的岩体上轻盈地跳下,落在地上激起薄薄的尘土。那时那个奇怪的表情,是一种不安与疑惑,难以见识的脆弱。梅林又一次叹息,在荒原上迈开脚步,脚边生花。他向御主先前说定的集合地点走去,结束了一人独处的回忆时光。结果,在玩笑话、假面具与眼神来往中,他们到底向彼此传达了什么呢?在这以上的接触与交往,留至如今又能品味出什么……掺和进那些在人与非人间转换的存在的轨迹中,看起来好像也毫无长进。

“他竟然说,多亏了我和玛修,这种话。”梅林又想起那时御主说过的话,终于露出了笑容。

“真是的,所以我才讨厌Grand Caster这东西啊。香味与甜美,如果‘人类’能多提供一点这些就好了。”他摇摇头,笑着边踢飞脚边盛开的花边向前走去。仰首是广阔晴蓝的天空,梅林深吸一口中东干燥的空气,开口便是一串悠扬神秘的音节。

从未给任何人唱过的精灵的歌谣,此刻从梅林的声带中振荡而出。


End

附上那个扎心的测试结果:



评论(2)
热度(24)
© 01 | Powered by LOFTER